您的位置:首页 >德育之窗>详细内容

德育之窗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01 08:25:00 浏览次数: 【字体: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周烨

前段时间的运动会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职高班的徐张霞同学在进行小球入篓的项目时一边对着董老师笑,一边手持小球前后摆动做出要投球的动作,可就是迟迟不愿意把小球投出去。可是当我们别得学生和老师给张霞加油鼓劲以催促她投出去的时候,职高班的郭老师和董老师却给了张霞足够地肯定,慢慢地等待张霞自己把球投出去,这件事触动了我内心的琴弦。对比我自己,我又是如何对待我们自己班的来自星星的孩子呢?
    每次周梓涵来上课,虽然他爸都是陪在一边的,但我还是跟他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除了教学必要的接触外,我绝对是离他保持在一米半外,深怕一个不小心被他揪住脱不开身。而对任倩我虽然不像对周梓涵那样刻意保持距离,但是也谈不上有太多的付出,哪怕是上个学期当助教专陪任倩,我做得也只是把桌子一拦,给她纸笔让她自己涂鸦,我则是抱个备课本坐她旁边自顾自备课。而如果任倩很兴奋跑动起来,我干得最多的就是大喊:“任倩跑了啊!”然后安慰自己跟别的老师说:“她会自己跑回来的!”我根本不记得去关心任倩到底跑哪里去了,跑去干了什么?
    我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对任倩变得如此麻木,我还记得去年开学刚跟任倩见面时,她可是我心中一个强势的存在。她吃饭跑了,我出去追,然后在车棚那里她跟我学了一个用食指和中指敲击东西的而动作,直到现在她无聊时还会用这样的手势时不时敲敲我办公桌外面的那块绿色的板来发出点声音,寻点开心。或许是曾经听过一个专家说过:可能只有真正的天才才有可能理解自闭症患者内心的想法。于是我给自己找到了理由,认为自己并非大智之人,所以理解不了他们,教不好他们是很正常的。而那时我们小班也有了助教,专人陪伴任倩,我觉得我解脱了,于是乎,任倩的身影开始从我脑海里变得模糊,似乎教任倩、陪任倩都不再是我的责任。我只管在前面教好别得学生,任倩在后面干什么,我也只是课后看她留下的痕迹才知道。看到水彩笔散落一地,知道她玩散开收拾水彩笔了;看到满地的碎屑,知道她撕纸撕了一节课;看到桌面上有水彩笔的痕迹,知道她安静的画了一节课;而如果发现桌上黑黑的,那估计就是去挖了花盆里的泥拌水玩。反正她不来找我麻烦,我都几乎能做到仿佛跟她处在两个时空。
    但是近段时间,或许是因为我对运动会事件的感触,我开始慢慢地不经意间的留意起了任倩。我猛然发现任倩现在在课堂上似乎不再随意离开座位跑动,而课间的跑动也只是出去放松一下,然后大陆老师一喊,她就回来了。以前的任倩根本不知道要排队,每次出操都得由赵老师或者大陆老师牵着引到操场上,而现在,在任倩情绪稳定的时候,只要大陆老师一喊:“任倩,排队!”任倩就会乖乖的停止手中正在干得事,然后跑到队伍的最后,跟着队伍出发。以前任倩从不做操,总是自己一个人喊着跑来跑去,而现在她则是面对着大陆老师而站,跟着大陆老师做有模有样的。我开始遗憾我居然就这么错过了任倩的成长,我作为她的老师,竟然就这样放弃了自己对她教育的责任,回想报考教师时的踌躇满志,我开始自责,到底是什么蒙昧了我的初心,我都开始羡慕甚至嫉妒任倩对大陆老师的无比信任,这让我惭愧的无地自容。我开始改变自己,我不希望我只是任倩身边的一个过客,我想要像大陆老师和赵老师那样参与她的生活,不只是见证而是要与她一起成长。
    终于有机会了,在上上个星期的某节语文课上,当我还在对嘉慧进行闪卡教学的时候,大陆老师轻轻唤了我一声,并用眼神暗示我,任倩此时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我手中的图片与字卡,我稍稍调整了一下身体的角度,方便任倩能更加清楚看到我手中的内容,然后继续刚才进行的闪卡教学,仿佛我还在对嘉慧进行教学,事实上是我不敢冒进,我怕我的唐突会打断任倩的注意,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接近她的契机给掐断了。这种感觉就像是患了单相思的人,想去亲近却又不敢去靠近,委实纠结。不过好在我比那些单相思的理性,我相信我能走近任倩,唯一需要的就是时间,因为有赵老师和大陆老师这两位老师成功开道,我后来者的路不会崎岖。果不其然,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任倩上课关注我手中内容的时间越来越长,次数也越来越多,终于在上个星期,我鼓起勇气,带足粮食,勇敢地向她迈进了一步。我手里拿着图片和字卡在做完闪卡教学后,走到任倩跟前,假装不刻意的跟她说:“任倩也来摆一摆,帮他们找朋友吧。”我帮她把图片放在她的桌上,她不像以前那样看到纸就画就撕,而是很兴奋地自己拍手,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懂的言语。大陆老师在一旁用手稳定住任倩,说:“任倩,摆,摆好了有得吃。”我将手中的字卡一张一张递给任倩,生怕她没看清楚就乱摆。而事实上任倩的确是看也不看字卡,就随手摆了起来,不过却是全部都摆对了。我一边讶异于她的快速准确,一边马上拿出准备好的零食往她嘴里塞,同时马上手嘴并用表扬她:“全对了,任倩,你真是个天才!”不知任倩是因为吃到了东西开心,还是受了表扬而兴奋,她开始坐立不定地拍手哈哈笑。至此我又觉得自己似乎闯祸了,赶紧拿着图片和字卡撤退。果不其然,我一走,任倩在大陆老师的安抚下很快就安静了下来,继续拿着画板擦擦画画,时不时还会抬起头来看看我手里的东西,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她也渴望参与课堂吧。我一边对别的孩子进行闪卡教学,一边继续留意任倩,跟她眼神交汇的刹那间,我恍惚有一瞬间走进了她的内心,可下一瞬我又被拒之门外。
    或许真的是我太贪心了,难得的一次并不意味着什么,是我太注重形式了,终是我肤浅,追求外在的好看,却忽略了这种信任的建立源于源远流长、细水长流,也只有像是赵老师和大陆老师这样默默的陪伴才是对任倩最长情的告白。看来我该改变的不单单只是我对任倩的方式,更重要的是心态。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