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研活动>教师论文>详细内容

教师论文

我眼中那——花儿一般的你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4-10 14:34:00 浏览次数: 【字体:

我眼中那——花儿一般的你

郭珍燕

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可以喊我们班的这群大孩子们起床了。

“起床”,伴随着我的一声令下,好几个脑袋从被窝里冒了出来,看看我,“起床”,确定没听错后,他们就开始按照自己的节奏坐起来穿衣服,整理内务了。

看到动作快的那几个孩子都已经开始动了起来,我就转身去关照动作缓慢、喜欢赖床的那两个孩子了。

当我把他们拉出被窝,督促他们开始穿衣后,回头一看,却发现小Y同学仍躺在被窝里,头倒是高高地抬着,观看着同学们的动向。

“Y,快起床了。”

小Y伸手指指动作慢的两个同学,“嗯。”

“觉得他们动作太慢了?”

“嗯。”

哦,原来不是不想起床,只是嫌同学动作慢,再联想她之前的起床效率和等待同学时的种种玩闹举动,猜测她可能是觉得他们动作太慢了,与其坐着干等他们,还不如再躺一会,等他们整理得差不多了再起床,这种“小九九”倒也挺合理。

“那你起来帮忙擦柜子好不好?”

“好!”话音刚落,就立马起床,一会功夫就把自己的被子也叠好了。

走到我身边,“好了”,并作出擦柜子的动作。

“去厕所拿抹布来擦,记得打湿。”

“好!”

转眼就把湿抹布拿了出来,折折好,认认真真地擦了起来,还不时和我汇报,“好了。”

“好的,继续再擦吧。”

“好!”

面对现在的小Y,真是让我感慨万分。曾经的小Y,其实在我们的眼中是一位“问题”的学生:喜欢吐口水,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是她吐口水的对象;喜欢吃手指,去阻止她,她只会吃的更欢,好像拿准了老师拿她没办法一样;喜欢踹人;喜欢学习同学的坏习惯。每次面对老师的批评,她基本都是毫无悔意,甚至还觉得很开心,“呵呵”地笑个不停。可谓是老师头疼的“头号对象”。因此,在她来我们班上学之前,我们都对她有着一股深深的恐惧感,常规差,个人没有荣辱意识,且人高马大,如何与她打好交道,并且让她融入到我们的班集体中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刚开始的我们,尝试用“吓唬”的方式,“如果你不乖,就告诉妈妈了。”“不要。”“那你要不要乖一点?”“乖!”说得很认真,却是坚持不了多久,乖个十分钟已经是她的极限,有时候只有几分钟,她就又开始不安分起来,我们只能再次用上面的那招。后来想想这也不是办法,老是用这招的话,她就会知道其实我们只是在吓唬吓唬她,不会真的去跟妈妈告状,那么以后教育起她来只会更加的被动。因此,我们决定开辟“吓唬”的新途径,我发现她很喜欢写字,每次描写生字总是很积极,动作也很快,一会就可以描完,我就决定利用她的这一爱好,试着去规范她的行为,“上课坐好,要不然没字写了。”“不要笑了,要不然没有作业了。”与此同时,在上课的时候,多找一些事情给她做,尽量让她在课堂上有事可做,只要让她感觉不到无聊,也就没有调皮捣蛋、吸引老师注意的想法了。而另一方面,在她完成一项任务或者工作时,及时给予口头上的表扬或实物的奖励,她做起事情的劲头就更加足了。

渐渐地,我们发现,我们不再需要用之前的语言去“威慑”她了,在她出现表现不好的苗头之前,及时地发出言语或手势去制止她,就已经能够起到足够的效果了。现在的小Y,上课铃声一响,就会像触动了某个开关一下,立马坐好,腰杆挺得笔直,双脚并拢,端端正正地坐着。如果有别的同学还没坐好,她还会提醒老师,指指未坐好的那个同学,并且指指自己,这时老师的一句夸奖“你真棒”,就能让她把腰杆挺得更直,脸上还会露出骄傲的神情。

上课时候的她,已经算得上是班里的活跃分子了,上课认真听讲,举手积极。虽然她的表达能力不强,但是却极其愿意跟着老师和同学一起说一说、念一念、读一读、写一写,有时候别的同学已经出现疲倦状态,不高兴发声的时候,她却能依然热情不减,一脸热切地看着老师,跟着老师说。不得不说,她的反应能力在我们班算比较迅速的。当我在生活语文课堂中问到某个字的部首是什么的时候,她马上就会说出“XX旁”,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错误答案,但是至少她能够记住部首的最后一个字会是“旁”,且部首的名称由三个字组成,也已经很不错了。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个时候班内的其他同学往往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将部首与字形结构混淆,搞不清楚哪个是哪个。

如今的小Y在我们的眼中不断地变化着,且朝着越来越好的方向成长着。这对我们来说可谓是一个令人欣喜的极好现象。正如小Y这般,每个学生在我们的眼中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形象和固有印象,如果仅仅是因为受到既有印象的束缚,而给学生打上标签,那么只会将学生越看越死。希望在今后的学校生活中,我们能多给他们一些机会,让他们去发挥各自的闪光点,让他们都能笑得像花儿一样灿烂。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