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教研活动>教师论文>详细内容

教师论文

让我们永保一颗对教育涌动的心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3-28 16:23:00 浏览次数: 【字体:

让我们永保一颗对教育涌动的心

——读《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有感

海盐县育才学校    陆小华

趁着春节,我再次拜读了帕克·帕尔默所著的《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一书。记得几年前,刚拿到这本书时,就迫不及待地翻阅起来,书中的文字深深地促动了我的内心。再次细读,对自己所做笔记有了更深的理解。

书中讲到了这样一句话: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到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于教师的自身认同与自身完整。可以这么说:在我们的课堂中,与学生建立联系、进而引导学生与学科建立联系的能力,更多依赖于我了解和相信我自己、并愿意使学生在教学中运用且接受去影响的程度。在教师教学生涯中,我们在慢慢认可自己的价值,使自己在各方面的能力上不断成长进步。但每个老师之间着实存在着差异,各有千秋。好老师在学生眼中说的话就好比是“卡通书中气泡框中里的话一样”,学生爱听;好老师在生活中将自己、教学科目和学生联合起来,时刻关注学生,把学生放在心里;好老师形成的联合不在于他们的方法,而在于他们的心灵——是教师自身整合智能、情感、精神和意志的所在……看来对好老师的要求是极致高的。而我,离这个好老师又是多远呢?

当优秀教师把他们和学生与学科结合在一起编织生活时,那么他们的心灵就好比是织布机,针线在这里牵引,力在这里绷紧,线梭子在这里转动,从而生活的方方面面被精密地编织伸展。教学永远牵动教师的心,或打开教师的心,亦或伤了教师的心。而教学的勇气就在于有勇气保持心灵的开放,即使力不从心仍然能够坚持。是呀,从教特教这么多年来,有过困惑,有过疲惫倦怠,但从未想过退缩与逃离,因为一直坚信着,坚持是最美的!

记得第一年带这些特殊孩子,有的脾气暴躁得伸手连老师都敢抓,有的自己什么都不会做,就等老师全盘包办,还有的时时和你“捉迷藏”,不停地让你去找他……就这么几个人,却是完全独立的个体,脾气、个性、喜好等,简直是五花八门,不得不让你在学生管理上多花小心思,甚至是小计策。记得有个学生名叫姚姚,爸爸是个司机,妈妈自己开了托儿所。第一天来上学,等她妈妈回家后,她就拼命地哭,说要回家。我拉住她,她就是不肯,还把头往地上撞。我赶紧把她抱起来,让她不能再撞头。折腾了一阵子后,她的哭声小多了。我抓住机会,和她进行谈话,试着问她一些关于爱好的问题:“你爱看电视吗?你喜欢哪些小动物?”这下,她可感兴趣了。她说她家里有一部电视叫“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又说她喜欢小青蛙、小白兔。这时,我就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对她说:“我们教室里有电视机,还有DVD呢,我们去看电视里的小青蛙好吗?”她慢慢地站起来了,我拉着她的手,走到教室里。可是,走了一段路,就说自己走不动了,要我抱她。我对她说:“今天是姚姚第一天来上学,老师就抱你一次,下一次就不抱了,好吗?”她点点头。抱着她,我故意说她很重,叫她不要动,要不然就要掉下来了。她开始对我笑了。第二天,我一看到她来上学,就主动和她问好,并问她昨天在家干什么事。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帮她把书包放好。她慢慢地和我讲话了,并告诉我是谁送她来的。上课时,她的鼻涕流出来了,叫我给她擦。当我帮她的鼻涕擦掉时,她笑着对我说:“鼻涕真脏。”她的书本没有拿出来,我就帮她拿出来;她爬在地上了,我就提醒她,叫她别爬在地上;她睡着了,我就给她盖上衣服。后来的几天里,她总是喜欢和我说说话,跟我讲昨天在家里做什么事。还表现出和我很亲热的样子,有时在上课时,她会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撑着下巴,看着我上课。

而我们的学生,有时也会让你当其妈妈的角色,让你倍感温暖。有一次的活动课上,同学们玩丢手帕的游戏,大家都坐在垫子上,而姚姚坐在我的身边,时不时地靠近我,并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轻轻地用手拍拍她的肩,叫她把头别靠在我的肩上。她却笑着说:“我想睡觉。”于是,我就不再让她把头拿掉,并一动也不动,让她静静地靠在我的肩上。她看起来很自在,面带笑容地闭上了眼睛。是呀,她对我是那么地放心,那么地信赖。而我,也正是被她的亲近所感染,不去打断这美好的瞬间,让她享受这阳光般的温暖。在这一次的靠近中,使我们的关系更加融合,她呢,对我也更加依赖和信任。

在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磨砺中,让我们渐渐变得成熟和稳健。在多见不怪和成长经验的支撑下,我们对于像学生癫痫这样的常见突发状况,已不再害怕与恐惧,更多的是平和的心态和正确的处理应对方法。在不慌不忙乱中,按照应急方案稳步做好突发事件的处理工作。对于自闭孩子的不理不睬,我们也有了更多的耐心与信心去接受、理解、直至走进他们的内心深处取得更多的交流。而那些最普通最常用也最适合我们学生的直观操作、情境游戏、角色扮演等教学方法,我们也不知不觉地常用于课堂,在彼此的合作中擦出课堂的火花。在此过程中,我们老师也收获着其中教学的乐趣,为人师的快乐。

当然,我们不能自私地把自己从事的特殊教育说得多么伟大,特教老师的力量有多么的大。但在教育实践中,通过行耐心教育,以知心、爱心为出发点和归宿,以宽容、信任为桥梁,经过耐心、细心的转化工作,并持之以恒,我们还是看到了教育的希望,哪怕是在特教这个领域中,希望之光一直在召唤着我们。

就像班里的贴心宝宝跳跳,非常懂事,赢得了所有老师的喜爱。每次做操,哪个老师没有站到地上画的白点点上,他立马过去,拉着老师,指点老师站在白点上。每次放学见到妈妈来接,就一副不愉快不情愿的样子。妈妈怎么叫怎么哄都不见效,只得和奶奶通好电话后,才慢悠悠不情不愿地回家,这个时候他见到谁都不打招呼了。(因为不和妈妈住在一起,他一直和奶奶一起住,妈妈平时也不太管他,所以见妈妈来接不是很开心。)要是平时开心的时候,他都会和每个老师说“再见”,和门卫公公闭上眼睛非常努力地说“公公,再见!”还做出他的招牌动作:双手手心朝上往两边一摊,眼睛一眯,相当自娱。班里学生家长来接了,小跳会赶紧跑过去帮助小朋友把小卡片拿出来给他们。当小朋友排队还没有排好时,他就会一个一个拉着他们,叫他们赶快排好队。课堂上,我们也有意地让他帮助发铅笔什么的,等到了下课铃声一响,他就会帮助老师收上书本,并放到我们指定的地方。而每天早上来校后,他的必修课就是给小朋友检查双手的卫生,我们的小朋友也非常好配合地把双手往桌子上一放,让小跳检查,任凭他翻来翻去认真检查。要是小跳检查觉得干净,他就会说“干净”;要是他觉得你指甲有一点点长了,他一定会一丝不苟地指出来;要是他看到你的指甲又黑又长,那他可要拉着我去看看,还要我对那个学生说一句:“该剪指甲了。”他才会放过那个小朋友,去检查下一个小朋友哦。

这么懂事可爱的孩子,难道不足以让我们有更大的信念一直走下去吗?

“所有真实的生活在于相遇。”布贝尔说,教学就是无止境的相遇。我们应对新的相遇保持开放的心态。当我们的自身认同和自身完整强大了,从而就会走向正向的教学的心灵。

让我们永远保持对工作的满腔热忱,对特殊事业的更大信念。我们应当相信弱者在经历风雨后,同样会有阳光的出现。我们也应当给自己鼓劲加油,因为当初那颗热情涌动的心一直都在,而且相信一直会走到最后……

 

 

 


【打印正文】